试卷征集
加入会员
操作视频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各题。
孔子的自白
顾随
       孔子南游于楚的时候,有一天,楚国的叶公居然向子路打听孔子的为人来。——你们的先生,孔仲尼,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呢?为什么你们大家都甘心给他老先生赶着车,困苦颠连地跟着他东西南北地跑啊?
      这问题使子路有些恼了。倘使在他年轻的时节,他会当面给他一顿抢白吧,然而他现在确是老了,跟着先生周游了几年,软钉子,硬钉子——长沮、桀溺、丈人、晨门诸人的话——吃得也着实不少了。他的气质也和平了许多,锋芒也收敛了许多,抢白叶公的话,已经来到嗓子里,又用力地咽了回去。
      子路想起这叶公就是相传有着好龙的奇癖的叶公,他的室宣的墙上,所使用的器具上,都雕刻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龙。
      于是天龙们被叶公的至诚感动,居然有一条肯从半空中落在他的家院里。
      但想不到的是,叶公吓得面无人色,一头扎在床底下,紧闭了眼,又用两手下死劲握住两只耳朵,浑身战栗着,泪和鼻涕流满了他的面颊,又沾湿了他的胡子。
      龙于是伤心了,一个焦雷,震破了屋顶,它乘着云又回到半空去了。这个焦雷,据说不是龙的怒吼,乃是龙的叹息。
      这询问孔子“是怎样一个人物”的叶公,便是好龙而被龙吓坏了的那个叶公。
      ——他这样好名而不务实的懦夫,也有打听圣人的为人的资格吗?子路这样想。
      子路于是装作没有听到,昂然地走出去。
      叶公的青脸几乎变成铁色,手脚似乎战栗得骨肉都要散开了的样子。他是愤怒呢,还是羞愧呢?那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一个清秋的早晨,金黄色的太阳照着逆旅庭院中那棵银杏树的金黄色的叶子,而且那叶子索索地抖着,仿佛太阳的光线在上面跳舞。
      在这样的晨间,孔子早已起来盥漱了多时了,他正在楚国逆旅的屋子里伤感着呢:
      ——老了哇!真是老了哇!有好些时候;不曾梦见那位老圣人周公了!真是老了哇!梦也没有了呢!而且……而且……这趟南游,又是白跑了腿啊!回去吧!回去吧!不是有些天资极好的徒弟吗?回家去把他们好好地教育起来。行我的道的如果不是我自己,一定是我的徒弟们,或是徒弟的徒弟们呢!
      孔子想到这里,他觉得眼前分外的光明,他那为了读《易经》写《春秋》而老花了的眼睛炯炯地注视着对面的墙上,似乎看见一种东西——环绕着侍立的弟子们所不能看见的东西。
      子路蓦然说起话来了:
      ——先生!像叶公那样的人物,也要向我打听先生是如何的一个人呢。
      孔子把注视着辽远处的眼光立刻收回来,在弟子群里找到了子路。
      ——你同他说了些什么呢?
      ——我同他说些什么呢?无论如何说,像那样的人,是不能了解先生的伟大的人格的,我昨天什么也不曾同他说哩!
      孔子有些怃然了。
      ——由呀!你总是这样的执拗,你便告诉他又有什么妨害呢?你大概也觉得他好龙而又被天龙吓得生了病,有些滑稽,所以才厌恶他的为人吗?他好假的龙,岂不比那用了笼子装着鸟儿或手牵着小狗儿的人们强得多吗?你们有谁不是发现了人世的真实而觉得恐怖呢?由呀!你是太执拗了!你宿在石门的那一夜,那晨门说我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你也不曾同他辩驳;长沮、桀溺在你问津的时候,也曾说过许多不满意于我的话,你对他们也不曾说过什么:那都是对的,因为他们——晨门、长沮、桀溺——都是深知道我的人们,都是了解我的主义和行为的人们呀!便是前几日,此处的接舆不是也在我的车前唱着“凤兮,凤兮!何德之衰……”的歌儿跑着过去了吗?我当时虽然想着同他说话而不能,然而我是不懊悔的啊!我不能使他变为我,犹之他不能使我变为他,我而今是第一次来到楚国,很愿多有几个人知道我的心迹。由啊!你为什么不答复叶公呢?他是一个富于好奇心而且不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的人呀!
      子路被先生抱怨,心里有些着慌了:
      ——同他说些什么呢,先生?
      ——你说:我们的先生是一用起功来就忘掉了吃饭,欢喜起来就忘掉了忧愁;而且不晓得什么叫作“老”哩!
      孔子说这句话的时节,眼睛又从子路身上挪开,仍然注视着对面的墙上,又看见那众弟子们所不能看见的东西。
      但是子路听了方才的话,却分外地替先生伤悲。先生周游列国已经二十年了,到处受人家的欺侮与嘲笑。还用得什么功哩?欢喜从何而来呢?但是“老”的确来了——先生的两鬓和胡须实在白得令人恐惧,便是颜面也干枯得有如树皮了!但是先生还不知老,也许是先生不好照镜子的缘故吧?
      孔子的眼光,仍然注视着对面的墙上,看那弟子们所不能看见的东西。
(原刊于一九二六年十月《沉钟》第五期,署名葛茅。有删改)(1)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的理解,正确的一项是
A
A

A.叶公向子路问孔子,话语中包含着对孔子的质疑,因此引起了子路的不满。
B.孔子对子路不回答叶公的问题“有些怃然”,是因为子路这样做让叶公十分的羞愧。
C.孔子对自己是否“老”的看法与子路不同,是因为孔子忙于学习而忘了照镜子。
D.文中子路的性格和《侍坐》章中子路的性格基本一致,做事轻率且缺乏礼节。
(2)下列对小说相关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C
C

A.文中“自白”的手法包含两种:一种是孔子的心理活动和幻觉,一种是孔子和子路的对话。
B.文章采用“自白”的方式,便于揭示孔子的心路历程,使读者真切地感受到孔子的魅力。
C.文中“那叶子索索地抖着”属于环境描写,意在通过环境的冷清萧瑟来衬托叶公的心情。
D.“便是颜面也干枯得有如树皮了”运用比喻的修辞手法,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孔子的苍老。
(3)关于文中叶公形象的分析,下列说法不正确的一项是
C
C

A.文中的叶公富有强烈的好奇心,但好名而不务实。
B.文中通过动作、神态和对话描写来塑造叶公的形象。
C.叶公形象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为下文孔子的自白做铺垫。
D.文中通过叶公和孔子的对比,凸显了孔子对理想的执着。
(4)请简要分析文章结尾“孔子的眼光,仍然注视着对面的墙上,看那弟子们所不能看见的东西”这句话的含义。
(5)这篇小说是一篇“故事新编”,请从“故事”和“新编”的角度简要分析本文的基本特征。
【答案】A;C;C
【解答】
【点评】
声明:本试题解析著作权属菁优网所有,未经书面同意,不得复制发布。
发布:2024/7/12组卷:4引用:1难度:0.5
相似题
  • 1.阅读下文,回答下面的问题。
    茶干
    汪曾祺
          连万顺的门面很好认,是个石库门。麻石门框,两扇大门包着铁皮,用铁钉钉出如意云头。本地的店铺一般都是“铺阔子门”,十二块、十六块门板,晚上上在门槛的槽里,白天卸开。这样的石库门的门面不多。城北只有那么几家。一家恒泰当,一家豫丰南货店。恒泰当倒闭了,豫丰失火烧掉了。现在只剩下北市口老正大棉席店和东街连万顺酱园了。
          这样的店面是很神气的。尤其显眼的是两边白粉墙的两个大字。黑漆漆出来的。字高一丈,顶天立地,笔画很粗。一边是“酱”,一边是“醋”。
          连万顺的东家姓连。人们当面叫他连老板,背后叫他连老大。都说他善于经营,会做生意,连老大做生意,无非是那么几条:信用好,为人和气,勤快。连万顺除了做本街的生意,主要是做乡下生意。东乡和北乡的种田人上城,把船停在大淖,拴好了船绳,就直奔连万顺,打油、买酱。乡下人打油,都用一种特制的油壶,广口,高身,外面挂了酱黄色的釉,壶肩有四个“耳”,耳里拴了两条麻绳作为拎手,不多不少,一壶能装十斤豆油。他们把油壶往柜台上一放,就去办别的事情去了。等他们办完事回来,油已经打好了。油壶口用厚厚的桑皮纸封得严严的。桑皮纸上盖了一个墨印的圆印:“连万顺记”。乡下人从不怀疑油的分量足不足,成色对不对。多年的老主顾了,还能有错?他们要的十斤干黄酱也都装好了。装在一个元宝形的粗蔑浅筐里,筐里衬着荷叶,豆酱拍得实实的,酱面盖了几个红曲印的印记,也是圆形的。乡下人付了钱,提了油壶酱筐,道一声“得罪”,就走了。
          茶干是连万顺特制的一种豆腐干。豆腐出净渣,装在一个一个小蒲包里,包口扎紧,入锅,码好,投料,加上好抽油,上面用石头压实,文火煨煮。要煮很长时间。煮得了,再一块一块从麻包里倒出来。这种茶干是圆形的,周围较厚,中间较薄,周身有蒲包压出来的细纹,每一块当中还带着三个字“连万顺”。在扎包时每一包里都放进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的木牌,木牌上刻着字,木牌压在豆腐干上,字就出来了。这种茶干外皮是深紫黑色的,掰开了,里面是浅褐色的,很结实,嚼起来很有咬劲,越嚼越香,是佐茶的妙品,所以叫作“茶干”。连老大监制茶干,是很认真的。每一道工序都不许马虎。连万顺茶干的牌子闯出来了,车站、码头、茶馆、酒店都有卖的。后来竟有人专门买了到外地送人的。双黄鸭蛋,醉蟹、董糖,连万顺的茶干,凑成四色礼品,馈赠亲友,极为相宜。
          连老大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开酱园的老板,一个普普通通,正正派派的生意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样的人是很难写成小说的。要说他有特别处,也有,有两点。
          一是他的酒量奇大。他以酒代茶。他极少喝茶。他坐在账桌上算账的时候,面前总放一个豆绿茶碗。碗里不是茶,是酒,一般的白酒,不是什么好酒。他算几笔,喝一口什么也不“就”,一天老这么喝着,喝完了,就自己去打一碗。他从来没有醉的时候。
          二是他说话有个口头语“的时候”。什么话都要加一个“的时候”。“我的时候”“他的时候”“麦子的时候”“豆子的时候”“猫的时候”“狗的时候”……他说话本来就慢,加了许多“的时候”就更慢了。如果把他说的“的时候”都删去,他每天至少要少说四分之一的字。
          连万顺已经没有了。连老板也故去多年了。五六十岁的人还记得连万顺的样子,记得门口的两个大字。记得酱园内外的气味,记得连老大的声音笑貌,自然也记得连万顺的茶干。连老大的儿子也四十多了。他在县里的副食品总店工作。有人问他:“你们家的茶干,为什么不恢复起来?”他说:“这得下十几种药料,现在,谁做这个!”
          一个人监制的一种食品,成了一地方具有代表性的生产,真也不容易。不过,这种东西没有了,也就没有了。
    (有删改)后记:
          近来有人写文章,说我的小说开始了对传统文化的怀恋,我看后哑然。当代小说寻觅旧文化的根源,我以为这不是坏事。但我当初这样做,不是有意识的。我写旧题材,只是因为我对旧社会的生活比较熟悉,对我旧时邻里有较真切的了解和较深的感情。我也愿意写写新的生活,新的人物。但我以为小说是回忆。必须把热腾腾的生活熟悉得像童年往事一样,生活和作者的感情都经过反复沉淀,除净火气,特别是除净感伤主义,这样才能形成小说。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对于现实生活,我的感情是相当浮躁的。
          这样的小说打破了小说和散文的界限,简直近似随笔。结构尤其随便,想到什么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这样做是有意的(也是经过苦心经营的)。我要对“小说”这个概念进行一次冲决:小说是谈生活,不是编故事;小说要真诚,不能耍花招。小说当然要讲技巧,但是:修辞立其诚。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夜(有删改)(1)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的理解,正确的一项是
     

    A.人们在背后称普普通通开酱园的连老板为“连老大”,这不仅说明他会做生意,也同样暗含着当地人对于连老板的一种讽刺。
    B.圆形的茶干,周围较厚,中间较薄,周身有蒲包压出来的细纹,每一块当中还带着三个字“连万顺”,说明连老大的傲慢与自信。
    C.乡下人进城直奔“连万顺”,把油壶放下,办完事再把油壶捎走,也不怀疑油的分量和成色,这主要说明此地民风淳朴。
    D.连老大的儿子没能继承家业制作茶干,这既从侧面反映出连老大的勤勉与认真,也借此展现了社会变迁。
    (2)下列对小说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小说中使用动作描写、心理描写、语言描写等多种方法塑造连老大的形象,如写他算账、喝酒时,就运用了动作描写。
    B.小说塑造的连老大是一个乡土市井中普通小人物,这体现了汪曾祺关注小人物的独特审美以及对“微小”事物的趣味。
    C.小说写连老大酒量奇大和惯用的口头语,看似与做茶干无关,但有利于读者更好地认识开酱园的连老板这一人物形象。
    D.小说采用第三人称口吻,叙述故事。这样的叙述角度,自由而灵活,能比较直接客观地展现丰富多彩的生活。
    (3)小说开头部分详细介绍酱园有什么作用?请结合作品简要分析。
    (4)后记中说“这样的小说打破了小说和散文的界限”,请结合正文对此加以分析。
    发布:2024/7/22组卷:12引用:5难度:0.5
  • 2.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问题。
    文本一:
    出神
    陈毓
          十几年的光阴随水流去,江河归位,空气中又能闻见成熟庄稼的芬芳气息,孩子的笑闹声随炊烟在村庄上空明亮升起……
          禹觉得郁积在胸口的一股气慢慢散开,让他的身子仿佛要飘起来,又仿佛终于能够放下似的觉得轻松。从山巅向下望,阳光照耀着河流,照耀着村庄,照耀着田里劳作的男女。那些人,他们现在在路上遇见他,都要远远站住,静静垂下双臂,把头偏向一边,微微地向他笑,低低地唤他一声“禹爷”,然后目送他走远。那景象让禹有点幸福、有点疲惫,还有点莫名的感伤。
          人民的拥戴声和欢呼声让他心惊,他只能微笑,可笑着笑着,笑容就失了温度,僵在脸上冷冷的使人难受了。
          他越来越不爱出门,无聊地躺在石榻上,看着墙上裂缝中一株雨季里长出后又枯死的灰白的草发呆。呆着,不觉想到了来世。今生似乎没甚可想了,那来世呢?若是真有来世,还作个治水的贤人么?禹独自呵呵地笑了。
          来世?自己倒愿意变作一棵树,禹想。不做激流中的石头,不做可以轻松飞过湍急流水的飞鸟,就做一棵苍苍的枝深叶茂的树,长在人迹不能至的山之凹,自在之外,顺便给远行的飞鸟停停脚,让劳顿的兽在它的枝干上蹭蹭痒……
          呵呵,禹感觉快乐、感觉宽慰,再次笑了。他听见耳边飒飒的、蔌簌的、淅淅的声响,恰似风吹树叶的声息,树枝沐在雪中雨中的声息,多么好啊。禹仿佛真的感觉到鼻息之间那树叶清苦的潮润气息,闻见当风到来雨到来雪到来时,树散发的各个不同的美好气息。
          被这种念头拧着心,禹不觉并拢了双脚,伸直身子,双手合十,用力向上提升身体,同时向右旋转。禹慢慢旋转,慢慢把重心转到一只脚上,并且越来越快地旋转,快到自己感觉都要飞起来了。他真的是飞起来了吗?禹听见身体中“噼噼啪啪”的声响,仿佛体内正在开花,在一声紧似一声的“噼啪”声中,他感到上半身越来越轻,而他的双脚似乎合二为一了,那么牢靠、那么扎实地和大地亲密相融。他真切地感到脚下泥土松软的温热气了。
          惊喜和幸福涨满内心,让禹有点昏晕,他顺其自然地昏晕了半刻钟。随后他慢慢从那种昏晕里醒过来。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他看见自己的下半身已然是一截苍苍树木了,他将信将疑地沿着树身向上看,他看见自己的头上正顶着一棵高大茂盛的树冠,巨大的幸福感冲击着禹的头,使他沉沉睡去。
          醒来的第一个念头,禹就是热切地等待妻子。他一心一意地等妻子到来,他一定要说服她也变成一棵树。想当年,三过家门不入,的确使她颇受了些冷落和委屈,现在,如果妻子也愿意变成一棵树,那他从此将根根叶叶、枝枝杈杈地终日与她厮守一起,还有什么遗憾呢。再说,单是变树时的美妙感觉,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她试一试。要是她不肯听他的呢?
          那就一把抱住她,哄她、教她——收拢双脚,双手合十。帮她旋转,飞升。看,变成树了吧。变树的感觉如此美妙,体会到了,她也不会埋怨的吧。可是,妻子怎么还不到来呢?禹打算像一棵树那样伸展身体,向着远处张望张望。却只听见脚底下“啪”的一声,犹如瓦钵摔碎在地的声响。禹惶然低头,却看见自己依然端坐在神龛上,在终日缭绕,从不肯有片刻歇忽的香烛烟雾里。禹仿佛做梦似地长久地发了一回呆。
          被常年的烟火熏灸,禹感觉自己的眼睛是那样肿胀,他的肩背僵硬如同死了一般,治水时落下的腿病使他的双腿沉重,没有一丝想要动弹一下的欲望。
          收回视线,端正目光,从深沉的恍惚中清醒,禹还是在神龛上尽力地坐正自己的身子。
    (选自陈毓小小说集《伊人寂寞》,四川文艺出版社)文本二:
    理 水
    鲁迅
          一群乞丐似的大汉,面目黧黑,衣服奇旧,竟冲破了断绝交通的界线,闯到局里来了。卫兵们大喝一声,连忙左右交叉了明晃晃的戈,挡住他们的去路。
          “什么?——看明白!”当头是一条瘦长的莽汉,粗手粗脚的,怔了一下,大声说。
          卫兵们在昏黄中定睛一看,就恭恭敬敬的立正,举戈,放他们进去了,只拦住了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来的一个身穿深蓝土布袍子,手抱孩子的妇女。
          “怎么?你们不认识我了吗?”她用举头揩着额上的汗,诧异的问。
          “禹太太,我们怎会不认识您家呢?”
          “那么,为什么不放我进去的?”
          “禹太太,这个年头儿,不大好,从今年起,要端风俗而正人心,男女有别了。现在那一个衙门里也不放娘儿们进去,不但这里,不但您。这是上头的命令,怪不着我们的。”
          禹太太呆了一会,就把双眉一扬,一面回转身,一面嚷叫道:
          “这杀千刀的!奔什么丧!走过自家的门口,看也不进来看一下,就奔你的丧!做官做官,做官有什么好处,仔细像你的老子,做到充军,还掉在池子里变大忘八!这没良心的杀千刀!……”
          局里的大厅上也早发生了扰乱。大家一望见一群莽汉们奔来,纷纷都想躲避,但看不见雄眼的兵器,就又硬着头皮,定睛去看。奔来的也临近了,头一个虽然面貌黑瘦,但从神情上,也就认识他正是禹:其余的自然是他的随员。
          这一吓,把大家的酒意都吓退了,沙沙的一阵衣裳声,立刻都退在下面。禹便一径跨到席上,在上面坐下,并不屈膝而坐,却伸开了两脚,把大脚底对着大员们,不穿袜子,满脚底都是栗子一般的老茧。随员们就分坐在他的左右。
    (节选自鲁迅小说集《故事新编》,有删改)(1)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和鉴赏,不恰当的一项是
     

    A.文本一与文本二都写到大禺的妻子,但体现的情感态度不同,文本一表现的是大禹对妻子的歉意与深情;文本二则表现大禹对妻子的无奈与冷淡。
    B.文本一不以情节的冲突来塑造人物的性格,而用柔韧、含蓄的语言营造意境;文本二则使用杂文笔法,体现了庄与谐、哲理品格与喜剧风格的统一。
    C.文本一首段写治水成功后尘世幸福样和的景象,侧面表现大禹治水的功绩;文本二在对历史的讲述中加入细节的虚构,生动再现了大禹治水的艰辛。
    D.文本一大禹出神的原因是天下安定后,已无事业可做,只能赋闲在神位上;文本二大禹妻子嚷叫的原因是大禹过于看重他的治水事业而忽视家庭。
    (2)文本一多次写到“笑”,下面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江河归位后,孩子的笑闹声烘托了社会安定、样和的景象。
    B.劳作的男女对禹微笑,表现他们对神的感激、崇拜与敬畏。
    C.面对百姓的拥戴欢呼,禹的笑体现了他对自身处境的迷惑。
    D.想到来世时,禹独自呵呵的笑说明这是他对再做治水贤人的否定。
    (3)两个文本中禹的人物形象与造人物的方法有可不同之处?请简要概括。
    (4)两个文本都属于“故事新编”,请联系文本一,分析其“新”在何处?
    发布:2024/7/22组卷:3引用:2难度:0.5
  • 3.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各题。
    人生(节选)
    路遥
          高加林进县城以后,情绪好几天都不能平静下来。他从田野上再一次来到城市,不过,这一次进来非同以往。当年他来到县城,基本上还是个乡下孩子,在城市的面前胆怯而且惶恐。几年活跃的学校生活,使他渐渐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生活习惯与城市紧密地融合在了一起。他很快把自己从里到外都变成了一个城里人。农村对他来说,变得淡漠了。有时候成了生活舞台上的一道布景,他只有在寒暑假才重新领略一下其中的情趣。正当他和城市分不开的时候,城市却毫不留情地把他遣送了出来。高中毕业了,大学又没考上,他只得回到自己已经有些陌生的土地上。当时的痛苦对这样一个向往很高的青年人来说,是可想而知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好在现在马占胜同志帮助了他。
          此刻,高加林高兴得如狂似醉,他认识到,这次进县城,他再不是一个匆匆过客了,他已经成了县城的一员。当然,他一旦到了这样的境地,就不会满足一生都待在这里。不过,眼下他能在这个城市占据一个位置,已经心满意足了。何况,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在这个城市是多么瞩目啊!通讯干事,就是县上的“记者”,到处采访,又写文章又照相,名字还可以上报纸。县上开个大会,他照相机一挎,就敢在庄严神圣的主席台上进进出出!
          高加林觉得他既然已经成了国家干部,就要好好工作,搞出成绩来。这种心情也是真实的。他有时还把他的变化归到了党的关怀上,下决心努力为党工作——并且还庄严地想:干脆,明年就写入党申请书!
          他的领导叫景若虹。老景比他大十几岁,瘦高个,戴一副白框眼镜,省里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在高加林来之前,老景是县上唯一的通讯干事。
          初次见面,老景给人的印象非常和蔼,表面上不多言语,但一开口,就显示他学问很大,内涵也很深。高加林很快就喜欢上了他,称他景老师。老景虽然没任命什么官,但不用说当然是他的领导。
          上班后的头一两天,老景不让他工作,让他先整顿一下自己的行装和办公室,没事了出去玩一玩。
          他和老景的办公室在县委的客房院里,四面围墙,单独开门。他和老景一人占一孔造价标准很高的窑洞。其余五孔窑洞是本县最高级的“宾馆”,只有省上和地委领导偶尔来住几天。把通讯干事安排在这里办公,显示了县委领导对舆论宣传工作的重视。这里条件好,又安静,适合写文章。
          高加林在外面晾晒完铺盖,放好了箱子。老景带他去县委办公室领了一套办公用具。桌椅板凳和公文柜在他来的前一天都已经摆好了。
          所有这些弄好以后,高加林独个儿在窑里走来走去,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忍不住嘴里哼起了他所喜爱的一首苏联歌曲《第聂伯河汹涌澎湃》,还在镜子里照一会儿自己生气勃勃的脸。一切都叫人舒心爽气!西斜的阳光从大玻璃窗户射进来,洒在淡黄色的写字台上,一片明光灿烂,和他的心境形成了完美和谐的映照。
          全部安排好了。在县委的大灶上吃完下午饭,他就悠然自得地出去散步——先到他的母校县立中学。
          正在假期,校园里没什么人。他徜徉在这亲切熟悉的地方,过去生活的全部事情都浮现在眼前了。手风琴的醉心的声音,学校运动会上的笑语喧哗,也在耳边喧响起来。当年同学们的脸庞一个个都历历在目。最后,他回忆的风帆在黄亚萍的身边停下来,他和她在哪一块地方讨论过什么问题,说过什么话,现在想起来都一清二楚。
          他在他经常去的几个地方分别按当年的姿势坐了坐,或躺一躺,忍不住热泪盈眶。所有少年时期经历过的一草一木,在任何时候都会非常亲切地保留在一个人的记忆中,并且一想起来就叫人甜蜜得鼻子发酸!
          从学校里出来,他又去了县体育场——他是体育爱好者,是学校许多项运动队的队员。尤其是篮球,他和克南都是校队的主力。他曾在这里度过许多个激动人心的傍晚!
          他从体育场转出来,从街道上走了过去,像巡礼似地把城里主要的地方都转悠了一遍,最后才爬上东岗。
          东岗长满了一片一片的小树林,有的树还是当年他们在清明节栽下的。山顶上是烈士陵国,埋葬着一百多名解放这座县城牺牲了的战士。那已经有些斑驳的石碑告诉人们,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个年头。
          这是县城风景最优美的地方。一般的市民兴趣都在剧院和体育场上。经常来这里的大部分是中学教师、医院里的大夫这样一些本城的知识分子。山冈很大,没几个人来,显得幽静极了。高加林坐在一棵大槐树下。透过树林子的缝隙,可以看见县城的全貌。一切都和三年前他离开时差不多,只是街面上新添了几座三四层的楼房,显得“洋气”了一些。县河上新架起了一座宏伟的大桥,一头连起河对面几个公社通向县城的大路,另一头直接伸到县体育场的大门上。
          西边的太阳正在下沉,落日的红晖抹在一片瓦蓝色的建筑物上。城市在这一刻给人一种异常辉煌的景象。城外黄土高原无边无际的山岭,像起伏不平的浪涛,涌向了遥远的地平线……
          当星星点点的灯火在城里亮起来的时候,高加林才站起来,下了东岗。一路上,他忍不住狂热地张开双臂,面对灯火闪闪的县城,嘴里喃喃地说:“我再也不能离开你了……”
    (选自《人生•第十四章》,有删改)【注】①《人生》是作家路遥的成名作,小说以改革时期陕北高原的城乡生活为时空背景,描写了高中毕业生高加林回到土地又离开土地、再回到土地的人生变化过程。
    (1)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作者采用第三人称,站在故事之外,叙述高加林再次回到县城后的行踪,自由灵活地表现出了高加林的形象特征。
    B.高加林虽然高考落榜,但他富有才华,因而县里聘用他为通讯干事,并给他安排县委最好的办公场所,高加林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C.景若虹是一个为人和蔼、富有学问的知识分子,他让高加林先整顿好行装和办公室、再出去玩一玩的安排,体现他对高加林的体贴。
    D.高加林唱苏联歌曲《第聂伯河汹涌澎湃》的情节和作者对东岗上三十多个年头的烈士石碑的描写,向读者暗示了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
    (2)下列选项对高加林心理活动的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高加林认为自己不会满足一生都待在这里,说明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理想和抱负。
    B.高加林来到母校中学转悠时,回忆起过去的生活,心中充满激动和甜蜜,令他怀念。
    C.高加林巡礼烈士陵园,警醒自己不能像烈士一样无畏牺牲,还有人生目标需要实现。
    D.高加林爬上东岗俯瞰县城全貌,感到心潮澎湃,下了东岗后,仍抑制不住内心的狂热。
    (3)选文中多处运用景物描写。请任意选取两处并分析其作用。
    (4)《人生》获得1981—1982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有评论认为《人生》存在着较为强烈的自我追求以及主体地位追求意识。请结合选文对此加以分析。
    发布:2024/7/21组卷:2引用:1难度:0.5
小程序二维码
把好题分享给你的好友吧~~
深圳市菁优智慧教育股份有限公司
粤ICP备10006842号  公网安备44030502001846号 
©2010-2024 jyeoo.com 版权所有
APP开发者:深圳市菁优智慧教育股份有限公司 | 应用名称:菁优网 | 应用版本:4.8.2  |  隐私协议      第三方SDK     用户服务条款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网站地图本网部分资源来源于会员上传,除本网组织的资源外,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立刻和本网联系并提供证据,本网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